至宝三鞭丸,至宝三鞭酒,三鞭补酒_烟台中亚医药保健酒有限公司

联系我们

业务咨询:0535-6247664 6245570

产品咨询:800-860-2129

传真:0535-6263594

邮编:264000
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白石路106号

故事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 关于中亚 » 至宝三鞭丸传奇故事  

故事六

至宝三鞭丸传奇故事 (连载)
1
2
3
4
5
6
7
不幸而被华宏言中,给宋高宗服下的丸药早就被“旧瓶子装了新酒”,已经釜底抽薪,换上了仅仅刺激欲望的媚药。宋高宗还以为是爱妃对他关怀备至,给他服下了“至宝三鞭丸”。
这在小姑娘来说,也许只是受了义父的教唆,但后果却是那么严重——直接危及了自己亲生父亲的生命。
宋高宗旧病复发,这次更加一厥不振。眼瞅着千娇百媚的丽人,再也抖不起雄风。
他暴跳如雷,把无名邪火烧向御医:“都是你们误事!朕一生有几个几年?庸医耽误了我的鼎盛之年,该当何罪?”
华宏被押送至大理寺,王太医“荐人不当”也被株连下狱。大理寺卿张俊异常振奋:“我早说了嘛!以亵物入药亵渎圣明,这是欺君!耽误了承嗣大计,这是灭圣!似此欺君灭圣大罪,不千刀万剐不足以儆效尤!”
华宏与王太医被打进了死牢,只待秋后处决了。
王太医的家人探监,一见蹒跚学步的儿子,太医晕倒在地,醒来就不饮不食。弥留之际,他用微弱的声音对着苍天呼喊:“还我麟儿,还我麟儿!还我大宋的麟儿呀!”
求其遗嘱,他仰天长叹:“我临去无憾,只可惜半壁江山也后继无人。吾从不信女人是祸水的话,今日不意大事竟坏在害人的妖精……”
消息传到华宏那里,他变得呆呆的。
人生仅有的知己去了,他不以门第为念头,可说是不耻下交;又冒了多大风险为他引荐,可说是生死置之度外。两人都想为社稷排忧,不想却功败垂成,坏就坏在……
他自然明白太医临终所说的“害人的妖精”指的是谁。他心如刀绞,昏蹶在地。
脉象是无情的,在比较中他已经完全可断定皇上服的是另一种药,完全不是他的“至宝三鞭丸”。谁能做手脚,只能是最靠近皇上的人,那个秦桧进献的美女,他的宝贝女儿……
醒来之后,他痛不欲生:“我还有什么脸面在世上苟延残喘?”
老人决心离开人间了,临行他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向女儿说。是的,他没有给女儿留下任何一点财产,但是却有一颗赤胆忠心。他的蒙受不白之冤没有任何一点私心杂念,只有对大宋江山设稷的深深忧虑。他对此而无憾,但是,心迹却是应当对女儿剖白。
于是,老人借着昏暗的灯光在矮矮的小凳子上疾书,不吃不喝,在默默地消耗着最后的一点生命……
这个老人,未象王太医那样等上七天七夜,只是在一天一宿之后,就衰微得不可名壮了。他寻得了一根绳子,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,然后有气无力的蹬倒了矮矮的小凳子,把自己悬挂了起来……
金兰伏尸大哭。
哭着,哭着,发现父亲长袍的衣襟下有什么东西,掏了赋看,竟是遗书。一封是给她的:
金兰:
我走了,生于乱世,我活近古稀,不可谓早逝,唯含恨而去,于心不甘。有两件事相嘱:
其一,吾之“至宝三鞭丸”秘方,乃历代所积,又耗尽我毕生心血,确为养生至宝。你不能习医,愿得习医之婿,令此方传世;即使当代不被赏识,后世也定成功。吾之耿耿,在于明珠不被人识不足为悲,我之清名被污,实在有辱家风。后世人用此方而得实效,当为汝父之名。
其二,留书一份给银兰。彼即狐媚惑主之妖姬,也实害我之凶手也。吾之饮恨,其实多因此孽障也。彼大约居坤宁宫内,你擅轻功,万望送达。吾所写谴责之语无多,但华门清节已为所污,当善处之为念。
父 绝笔
金兰边读达泣,未及读完已泣不成声了。她再读父亲给银兰的信。
银兰:
为父很久未这样叫你了,不想你却认贼做了父亲。你阅世未深,不辩鬼蜮,把一个千夫所指的国贼当成好人,为父并深怪轵不该为此国贼而蛊惑君王,窍父之药,偷梁换柱。以致误以为父之药方无效、医术无验,被君王所弃,罪有余辜!
为父医药无效,断世代之医名,有辱列祖列宗;汝狐媚坏主,淫荡成性,更怀吾家之清风。想我华氏,世代儒医,家有口碑,世代永立,医为明医,儒为达儒。谁知到了吾辈,医为庸医,(为是天不佑我,生你而令我功败垂成)我无颜再在世上苟延残喘,虽极欲见汝一面,也只能含恨而去。
吾先赴冥冥,当由尔姐收尸,此信也由尔姐送达。如何处之,当慎为深思,莫忘汝是华门之女也。
父示 长行之前
金兰不忍卒读,几次擦拭着泪眼,终算把两封沾满血泪的遗嘱读完了。
她完全可以想见,一生高风亮节的父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忍受着什么样的熬煎。他是在“以死明志”呀!为了他那颗耿耿忠君之心,为了他毕生惨淡经营的“至宝三鞭丸”。
啊!我应当为父亲做些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