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宝三鞭丸,至宝三鞭酒,三鞭补酒_烟台中亚医药保健酒有限公司

联系我们

业务咨询:0535-6247664 6245570

产品咨询:800-860-2129

传真:0535-6263594

邮编:264000
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白石路106号

故事五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 关于中亚 » 至宝三鞭丸传奇故事  

故事五

至宝三鞭丸传奇故事 (连载)
1
2
3
4
5
6
7
       大殿归来,秦桧耳朵里一直回响着王太医理直气壮的声音:“至宝三鞭丸是由海狗鞭、广狗鞭、大海马、大蛤蚧等40余味中药制成。中医认为,肾为先天之本,主藏精,主水,肾主骨生髓,脑为髓海。人体生长、壮老各不同阶段均与肾有关。此药以补肾壮阳类药物为主,重点补肾壮阳,鼓动元阳,强命门之火,强筋壮骨。配熟地、肉苁蓉,养阴固精,充养脑髓,使之阴阳俱补,命门之火得固,方中用人参、黄芪等药物,重点补养脾气,使脾气健运,水谷生化之源充足,先天之本得以滋养,以此取补后天以养先天之意。方中用何首乌、当归等药物养血生津、益智安神,使阴阳得补,津液充养。至宝三鞭丸虽是少见的大处方,但是君臣佐使,自成体系,画龙点睛,诸药皆活;理法方药,博学精深,严谨精当,遵古炮制,疗效益彰。上述中药合用共奏补肾壮阳、健脑生髓、和津养血、益智延年,强腰壮骨之功效,确实是补肾之圣药。”
      秦桧粗通药理,对王太医的陈术暗自称是;他又找太医局的人偷了些服用,确有“健脑力、强腰力、壮脚力”之奇效,于是就越发紧张了。大医局的几个老态龙钟,无法远遁的,服了这“至宝三鞭丸”之后,居然也都精神焕发了。可见是老年人的灵丹妙药。
      当然,他摸清了这“至宝三鞭丸”的来龙去脉,了解了华宏的底细,冷酷的表情挂上了他狭长的脸,一系列的阴谋也成熟了。
      他找到了广利法师,广利就找到了智圆。
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要找妹妹吗?我告诉你,她在进宫作了娘娘,正受着当今皇上的宠爱。”
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被称为智圆的其实就是金兰,这时真有点喜出望外,“我对父亲总算有个交代了,如果能见到他老人家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“不过,”广利长叹一口气说,“事不尽如人意呀!听说令妹进宫的时间也不短了,皇上也宠爱有加,只是喜脉一直未动。这其中的原委嘛!倒坏在一个草野郎中手里。为了谋得一官半职,竟蒙骗了太医院的院判,把一种叫什么‘至宝三鞭丸’的邪药让皇上服用。这就断了大宁的承嗣大统,也危及了令妹的地位,自然也妨碍了你们父女的团圆。”
      金兰被这耸听的危言惊得目瞪口呆。她很早就听父亲说过“庸医害人”的话,现在庸医竟危及天子、祸及她们父女了,不由得对那进邪药的妖医恨得咬牙切齿。
      广利继续说道:“以杀生为乐事,也配称医?本来医理如同佛理,以普济众生为念。现在可好,名曰为大宋子嗣着想,其实却是为自己一逞邪念,对此类毁佛叛经之人,吾从不以医视之。”
      一席话烧得本来就性烈如火的金兰变成了一个黑影。她听了太医院的地址,在夜色中轻捷如鹞鹰,无声无息地落在了院中。
      她蹑手蹑脚地潜行,在长长的回廊中见到了一个灯影,灯影在一片黑漆的廊舍中是那么醒目,摇曳的烛光把一个老人的头像印在窗上。
      “不错!就是他!”金兰掏出了尖刀,“我要将你这蛊惑君王的妖医宰了。”
      正要动手,却听得那老人长吁短叹:“唉!药量可以通天,却无能力回天;药物可以治本,但却不能治性。难死我了,奈何!”
      金兰蓦地怔住了:多么熟悉的声音!这是慈父的声音呀!多少次梦里相会,她听到的都是这久违的乡音,莫非又是在梦里?
      她惊喜之余,生怕自己的耳朵带来的仅仅是幻觉,又小心翼翼地舔湿了窗户纸,挖开一个小洞,看灯下老人。
      啊!果真是慈父!无论是那坚毅的眼睛,还是棱角分明的脸庞,都肯定是自己的父亲。
      她失声地大叫一声“爹爹!”就蓦地泪眼模糊了。与此同时,尖刀“哐啷”一声落在地上,她忘却一切地撞开了那扇窗户,一头扑在老人的怀里。
      老人正是华宏,他在惊疑之后确认是久别的女儿,也在一瞬间泪水喷泉般地涌出,顷刻间布满了满是皱纹的脸。
      父女相拥而哭。
      哭够了女儿幽幽地进述着自己的遭遇,然而未说几句,父亲就迫不及待地问:“银兰呢?我那性格懦弱的银兰呢?”
      “她在宫里,作了娘娘。”
      “啊!”华宏完全惊呆了。
      天呐!命运怎么会如此作弄人?传言中的那个“妖姬”被完全证实了。近来皇上的脉象中总有欲望过度的症候,他不得不打探宫闱内的情况,有人告诉他,秦桧把自己的干女儿进奉皇上,这女人风骚异常,每每使皇上神魂颠倒。这令他焦虑异常,担心侍奉皇上吃药的这个“妖姬”会不会“偷梁换柱”,不给皇上按时按量的服药。
      万万想不到的是,这个“妖姬”就是自己的女儿银兰!
      看来当年秦桧这个老贼拐走银兰就居心叵测,只可惜这幼小的女儿太天真,太容易上当了。怎么就认贼作父?
      国事、家事纠缠在一起了,都令他痛心疾首,有加无已。
      他仰天长叹:“银兰呀,银兰!你这忤逆不孝的女儿!”
      有什么办法来拯救女儿呢?他渴望快见女儿一面,但是却没有机会了。